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今晚四不像129期

时间:2019-05-13 22:02:20编辑:钟夫子

《最整蛊的穿越:囚奴王妃》是由歆月的言情小说,歆月原创小说《最整蛊的穿越:囚奴王妃》讲述了安若曦皇甫昊天之间的故事,小说清风扑面,文笔犀利,精妙绝伦,推荐阅读,内容文笔新颖,无懈可击,剧情精彩,安若曦皇甫昊天小说书名是《最整蛊的穿越:囚奴王妃》,名字叫做《最整蛊的穿越:囚奴王妃》的小说,...

正版三肖六码期期准

“哈哈哈……没错,孤王是女人生的,而且孤王也需要女人。”突然大笑的皇甫昊天,又突然一敛笑容,以额抵着若曦道:“你想要这样的特权也可以,拿你自己来换。”

若曦像被雷辟中一样,原来男人都是一样,原来人都是一样的恶劣,没想到王爷也会趁火打劫。

若曦抬眼看着皇甫昊天,想从他脸上看到惭愧,那怕是一点也好,可是她看到只有鄙夷,不屑,那种眼神让她想呕。

不知道为什么,若曦竟然觉得心痛,她应该破口大骂,更应该很有骨气的说,可杀不可辱,可是她却说不出来。

“阿忠,送她回牢中,等候朝廷的命令。”皇甫昊天转身,朝门外的侍卫冷声命令道。

等朝廷的命令,再派新的刽子手吗?想到罗百万手中那泛着寒光的薄刀,若曦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

她应该倔强,高傲的走进监狱吗?她应该无耻的以身体换来真相吗?她犹豫了。

“我答应你,但是我要绝对的自由,直到我查出真相的那一天。”若曦坚定道。

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做鬼她也会憋屈,不管是死还是生她都要活得堂堂正正,更何况如果这具身体真的像他所说的那么不堪,那么也就没什么价值了。如果这具身体是清白,能够还本尊一个清白,相信它日本尊回到这具肉身也不会怪她的。

皇甫昊天的眼神更显阴沉,本来他只是考验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真得不能以常理推断。

“很好,希望你值的。”皇甫昊天冷看着若曦,眼神里没半点温度。“阿忠带她去南院。”

“皇甫昊天,如果我确实清白的,而你冤判了我,我决不会善罢干休的。”若曦看着皇甫昊天扔下这句警告意味的话,就离开了书房。

这南院同若曦先前住的房间完全是两个档次,一看这个就是莺莺燕燕住的。

若曦细致的柳眉全挤在一起,到得南院突然有些后悔了。答应了皇甫昊天的无理条件,也就等于降低了自己的人格,将自己当成筹码。

若曦住的这间院子,名为‘西霞苑’,是南院中最里的一间院子。若曦还未坐下,就来了两名婢女。

“四夫人,奴婢是春霞。”

“奴婢是秋霞,我们是奉王爷之命前来服侍姑娘的。”两个长相清秀的婢女向若曦欠身行礼道。

“四夫人。”若曦苦笑着重复这个让她想自杀的称呼。

才一会功夫,她就由死囚犯成了四夫人,这里果真是权利的世界,只要手中有权,黑可变白,可以随意更改人的生死,老天爷这是同她开了一个什么样的玩笑?

“不必了,我不习惯有人侍候,你们回去吧。”若曦摇头轻道。

“四夫人,是不是奴婢们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你尽管说,别让我们走。”春霞与秋霞同声道。

“不,你们走吧,将我的话带给你们王爷就是了,我只是一个死刑犯,受不起这样的优待。”若曦站起身静静的走入内室。

若曦觉得好累,虽然身体经过这几日的休养基本无大碍了,但是心灵的疲惫却日益加甚。她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玩笑,别人穿越都是荣华富贵,吃香喝辣,最不济的也能麻雀变凤凰,可是她呢?

若曦上下打量着自己,真是可笑,在现代虽然也是替人打工,但是灵魂是自由的,身体也有相对的自由,可是在这里,她什么都没有,精神与肉体受着双种的摧残。

若曦将自己埋入床中,来到这个世界后就没好好睡觉,有时她也会想,如果我醒来就回到了现代多好呀。她也总是强迫自己去睡,好从梦中回到未来,可是那只是梦,醒来的时候,这个残酷的世界依旧一再提醒着她这不是梦。

自安若曦走后,皇甫昊天就再无心看书,脑中想的尽是若曦离去前的话。

‘她不会善罢干休。’越想皇甫昊天的脸越沉,早知道这女人如此麻烦,他就不应该陪莫聪去刑场,更不应该在刑场上装公正。

他拿起卷宗,翻了又翻,越看情绪越低落。最后还是恼的将卷宗往桌上一扔朝着门外道:“阿义,去将县丞唤来。”

“是。”

阿义刚离去,被若曦赶回来的婢女即来向皇甫昊天请罪。

“王爷,四夫人说不习惯被人侍候,硬是逼着我们回来了。”彩霞跪地向皇甫昊天道。

“不习惯被人侍候?”皇甫昊天的脸由阴沉转为幽黑,一个从小被人侍候的大小姐,在牢中待了一年竟然就不习惯了。

“你们先退下。”皇甫昊天朝跪地的婢女道。

若不是那个女人太特别,这会他真想直接将她扔进大牢,有人侍候着还不习惯,真是犯贱。

蓦得,皇甫昊天脑中闪出若曦先前的话,她要她的婢女,末萱。看来并不是不习惯被人侍候,而是不愿意被他的人侍候。

“阿仁,去牢中将黎安氏的婢妇末萱提来。”

他倒要看看这个安若曦同婢女之间有什么秘密,为何这个女人一再提及自己的婢女。

主在皇甫昊天苦思不得期解的时候,一身肥肉的县丞终于来了。

“卑职参见王爷。”县丞向皇甫昊天跪道。

“嗯,起身,可知孤王为保召你来见?”皇甫昊天凌厉的鹰眼注视着县丞。

这厮上次来的时候还没见这么肥,才半年多不见,这会竟然肥得看不到脚了,看来这家伙油水很足,而且很少运动。

“卑职不知,请王爷明示。”县丞起身站至一旁谨慎道。

“你可知今天城里发生了大事?”皇甫昊天冷声问。

“大事?王爷是指下冰雹吗?”县丞迟疑了会道。

“你说呢?”皇甫昊天的脸一下子就阴了,好一个下冰雹。

“孤王最后一次问,黎安氏谋杀亲夫,勾引公爹与大伯的事可否属实。”皇甫昊天说着将卷宗扔在县丞的脸上。

“是的,是她亲手画押的。”县丞愣了下,严肃道。

“你可有刑求?”皇甫昊天的声音很冷。

“回王爷,对付一些顽固的犯人,刑求是必须的。”县丞音量稍变。

“孤王,最后再问你,你这上面的证人证词是否可靠?”

“王爷,这都是黎安氏的公爹与大伯亲自出堂做证的,自然属实。”县丞声音微颤道。

“黎安氏的公爹与大伯?”皇甫昊天忍着怒气质问,“你竟然愚蠢到用当事人做人证?”

“王爷,黎发氏狐媚,妖治,曾当堂勾引卑职,卑职……”

“住口,来人,将这昏官拿下。”皇甫昊天冷喝道。

“王爷,当初这案子,您也看了,量刑定罪也是经过您同意的,您……”县丞话未说完即被阿义拖走了。

皇甫昊天坐在椅上,吸气,吐气,吸气吐气,好半天才平复情绪。

西霞苑外,皇甫昊天站在门外约有一柱香的时间了,却一直未踏入,院内静悄悄,空荡荡,好似并没有人。

皇甫昊天知道若曦就在院内,她猜或许她在咒骂他,或许她在想着如何为自己讨个清白,也或许她在睡觉吧……

太多的或许,让皇甫昊天望而怯步,直至阿仁带着末萱的出现。

“主子,小丫头带来了,要如何处置?”阿仁站在皇甫昊天身后请示道。

皇甫昊天身微颤,他竟然连阿仁靠近都没发现,太失常了。

“你就是末萱?”皇甫昊天转了身,看着低首的末萱问道。

“回王爷,奴婢就是末萱,王爷,请您给我家小姐做主,我家小姐是无辜的,她没有杀姑爷,也没有勾引老爷,王爷,奴婢求你了,只要你能还我家小姐清白,末萱做牛做马也会报答王爷。”末萱跪在朝皇甫昊天磕首乞道。

皇甫昊天看着跪在地上的末萱,脸更暗,一方面他希望若曦是清白,另一方面又担心他说的是事实,左右为难。

“你先进去,黎安氏就在屋内,你们最好想一想,有没有杀人,这事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孤王说了算,讲究的是证据。”皇甫昊天心里下起雨。

“阿忠,送她进去。”皇甫昊天有种要暂时逃离的心态,他话一说完即侧身离去。

西霞苑内

若曦依然躺在床上,只是眼睛睁得更大,脸上尽是无奈。

“小姐。”末萱走进内室后,看着躺在床上的若曦,怯怯的唤了声。

起初若曦并未在意,以为自己又出现,视觉与听觉的幻影。

“小姐,萱萱出来了,萱萱来陪小姐了。”末萱说着眼泪扑簌簌就下了。

“末萱?”若曦听到哭声,意识才回到脑中,她转过脑袋看着开萱,尔后猛地由床上跳起,向前一扑,将末萱抱了个满怀。

“小姐,萱萱好担心你,小姐,我们是不是没事了?是不是以后都不用会牢了?”末萱喜悦的心态尽在语言中。

“萱萱,只是暂时的,如果真的要自由,我们得去查清真相,我要还自己一个清白。”若曦抹去萱的眼泪坚定道。

“小姐,我们算了吧,我们离开这里,如果再查下去,我们未必能活着了,小姐,求你听听奴婢的,只要活着就有,我们不能……”末萱一听若曦要查案,小脸立时就白了。

“不,我们要堂堂正正的活着。”若曦坚定道:“萱萱,我希望你能帮我,将事发的真相告诉我。”若曦双手扣着萱萱的肩急道。

“小姐,我们斗不过老爷的,只要能活着比什么都强,过去的事,我们别再追究了。”萱萱一脸担忧道。

“不,只要有人冤枉我,就算是天老爷我也要讨回公道。”若曦侧首看向门外,这才发现皇甫昊天不知何时站在门侧,正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她。

最整蛊的穿越:囚奴王妃

最整蛊的穿越:囚奴王妃

作者:歆月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写得真的好!作者悬念设置得恰到好处,引人入胜。我是看书很挑剔的一个人,但是作者写的这本书,我五天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