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四肖免费期期准码码白小姐

时间:2019-07-10 17:45:29编辑:叶敢巅

《督公在上,宦妃拽上天》小说是一本言情小说小说,为您提供督公在上,宦妃拽上天小说阅读,青岑原创小说《督公在上,宦妃拽上天》,一气呵成,扣人心弦,欢风华丽,实力推荐,剧情扣人心弦,妙趣横生 ,层次分明,推荐阅读,该小说叫做督公在上,宦妃拽上天,小说《督公在上,宦妃拽上天》讲述东方不夜第五轻梦之间的故事,...

香港129期码开奖

老太君看了一眼地上的血水,对第五焱更没好脸色。

“这就是你教育子女的方式?我当初就是这么教育你的?”老太君的龙头拐几乎要打到第五焱头上。

“儿子……”第五焱想狡辩,但老太君再不想听,整个人都带着不满。

连带着对李姨娘更带了恨意。

“够了,现在都去宁安堂,丹桂,把大姑娘扶好了。”

李姨娘听得心里一惊,慌忙躲到第五焱的身后。

老太君出面,要去宁安堂,那老太君定是要好好磋磨她,柔儿是老太君的孙女,凭着血缘关系都不会被怎么样,可自己,在老太君眼里从来就是个外人。

第五焱阴沉着脸,冷哼了一声,看着秦衣离去的背影,心中闪出一个‘杀’字。

宁安堂中——

老太君怒气冲冲的坐在主位上,丹桂和碧芝两个大丫鬟一人端着茶水一人捧着帕子劝着,秦衣坐在老太君身侧,两个丫鬟端着紫金膏替她擦在伤口上,秦衣故意吸两口凉气,泪水嵌在眼眶里,不往下掉也不让眼泪消失。

她声音不大,只保持在老太君能听到的程度。

装,谁不会?第五轻柔惯会在第五焱的面前装出一副被欺负的样子,她当然可以利用现在伤痕累累的样子在老太君面前卖惨。

现在家里的两个姑娘都受了伤,但第五轻柔只是脸上肿肿的,秦衣是直接出了血,孰轻孰重,清晰可见。

老太君越看心里越气,好容易平复下去,被秦衣这两口倒吸凉气又勾出一肚子火。

“你们一个个的都不会上药吗?没看见大姑娘疼了吗?”

几个小丫鬟被老太君难得的厉声呵斥吓得不敢说话,一群仆从心里也立时换了打算。

“瞧见没,大姑娘入了老太太的眼。”一个守在门外的婆子悄悄的对着门口打帘子的女儿道。

“可不就是这样,老太太虽然不怎么管事儿,可到底是老太太。”又有一婆子小声嘟囔。

“哎,当初可不该搀和进那群人里面。”一个起先被秦衣罚过的媳妇后悔不迭。、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我当时一定是糊了眼。”另一个一样被罚的丫鬟也是忍不住后悔起来。

李姨娘听到这些窸窸窣窣的讨论,手里的帕子能掐破了。

这群吃里扒外的东西,等她重新得势,这群人可别想好过了!

“祖母,轻尘无事。”秦衣轻轻捂着右脸,露出一个笑脸,只是嘴一扯开,她又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老太君见了,对李姨娘更恨起来。

一个**,竟然敢撺掇老爷对第五家的嫡女下手!

“李姨娘,当初老爷答应了皇上什么,你知道的吧。”

老太君阴沉着脸,目光如炬。

“婢妾明白。”李姨娘不敢狡辩,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第五焱,见他偏过头不参合进来,声音说的更小了些。

“那怎么现在管家媳妇们找的还是你,不是轻尘,我这个老婆子说话没用,怎么,皇上说的话也不管用?”

可恶,搬出皇上!

李姨娘跪在地上:“婢妾不敢对权柄有半分依恋,只是,轻尘年纪小,对管家的事怕是不熟,我婢妾身为庶母,虽不敢教育,但也想劝告些什么,婢妾……”

“庶母?你算是哪门子的母亲?在大姑娘面前自称母亲?”老太君冷哼一声,死死的抓住了李姨娘口中的‘母亲’。

一个妾,有什么资格做嫡出的母亲?

李姨娘最在乎的就是身份,她算计死了将军夫人,为的就是正妻之位,偏生老太太揪着她灌了绝子药,又钉死了她的奴籍,让她这辈子都没有翻身的机会,只能当一辈子的妾。

第五轻柔,她的亲生女儿,也只能是庶出,不能是嫡出,永远矮嫡出一截。

“婢妾知罪。”李姨娘低下头,头磕在地上,死死的咬住牙根,她好恨,伤疤被老太君撕开,血淋淋的展示在众人面前,脸面全无。

“你知罪,把印章交出来吧,帐以后都送到大姑娘那里去,大姑娘再不会也有管账的老人们教,要什么你来**?”老太君话里带着刺,更是故意说府中老人都配教嫡姑娘,她这个姨娘不配,更是打她的脸。

“婢妾遵命。”

“你最好不要阳奉阴违。”

老太君冷笑,对着李姨娘的声音中带着威胁。

到了这一步,李姨娘也知道了,自己是保不住这管家之权,只能从怀里掏出一枚小小的玉印,代表了管家之权的玉印。

丹桂得了老太君授意,接过玉印款款走到秦衣面前。

“大姑娘,玉印,还请收好。”

秦衣低声道谢,当着李姨娘的面,故意把玉印高高举起。

“这玉,真是剔透。”

秀美纤细的手指抓着小小的玉印,顺着光,玉印更是扎李姨娘的眼。

更是戳她的心。

明明这玉印应该是她的!

李姨娘偏过头,不敢去看,她怕自己忍不住去抢过来。

“轻尘多谢祖母为轻尘做主,轻尘之后会好好学习管家之事,不会让府中出岔子。”

秦衣收好玉印,站起身,由丹桂扶着福身:“祖母,轻尘还有一事相求。”

“说吧,现在你是嫡姑娘,又管着家,若是不过分的只管提。”老太君点头道。

“轻尘身边缺两个贴身的使唤丫头。”她轻轻瞥了李姨娘一眼“我这院子里也就两个洒扫丫鬟,一个煎药的粗婆子,真的缺了人。”

老太君脸色一变。

嫡姑娘身边就这么几个使唤的人?李氏这个**,敢在她的眼皮子下面嫡出?

趁着老太君脸色不对劲,秦衣继续借着道:“虽说轻尘自小都不需要人来服侍,但轻尘也清楚,若是连一两个贴身使唤的人都没有,都自己去办,也太难了些。”

“这是自然,我们的将军府的大姑娘怎么能委屈了?莫说是两个,便是四个也应该。”老太君狠狠的剐了一眼李姨娘,当即便吩咐道:“丹桂,去叫赵达家的过来,挑几个好的分给大姑娘。”

“谢祖母疼爱,只不过府里的人都做惯了自己的事,若是贸然拉过来,只怕也不习惯,不如出门去买几个,孙女自己****,也更适合自己。”秦衣赶忙拒绝了老太君往自己身边塞人,这塞过来的,十有八九就是眼线,她可没必要给自己添堵,让自己行事不方便。

“外头买来的,哪里有府里从小教的好?”老太君不同意,依旧要丹桂去叫人。

秦衣只能笑道:“祖母,这府里待久了的,只怕还不乐意跟着我呢,且孙女不熟悉这府里……府里的人只怕是比孙女更熟悉,孙女都看不出来呢。”

要是有人趁着我不懂府里的事务自己贪墨,我看不出来不就是我的罪过?

“大姐姐言之有理。”秦衣正想着怎么去说服老太君,第五轻柔赶忙就站起了身。

她可不乐意第五轻尘这个嫡女身边还多几个左膀右臂,本就嚣张了,再加几个府里得势的丫鬟,主仆一体,她还有的活吗?还不如从外面找几个不熟悉的人进来,说不定还能收买为她所用。

“祖母,使唤的人也要合适,姐姐不习惯,反而坏事,不如就让姐姐自己**,这样也用的惯。”

“祖母,孙女也是柔妹妹说的这样,的确需要用的习惯的人。”秦衣趁热打铁道。

两个孙女都这么说了,老太君也不好强塞,只好吩咐丹桂道:“丹桂,照顾好大姑娘,去找个人伢子来,要找好的人,莫要去找些不三不四的东西。”

“是,老太太。”

丹桂走了之后,秦衣算是松了口气。

松了口就好,这样才能把宝珠玉珠还有金珠珍珠招进来。

月上柳梢——

秦衣把院子里的洒扫婆子和小丫鬟都打发走了,确定了没人监视后,这才打开了窗户。

不多久,便有一个人影翻了进来,面上银面具,一对流光的紫眸。

“属下拜见督公。”秦衣单膝跪地。

东方不夜轻轻在她肩膀上一提,直接把她提到了椅子上坐着。

“你现在不是凤麟楼主秦衣,是将军府的嫡长女第五轻尘。”

东方不夜坐到她身边,见她脸上肿胀,嘴角都在流血。

“你的脸,怎么了?”他声音骤然变冷。

将军府的人,活腻了,敢动他的人!

“第五焱打的,孝道压人,哼。”秦衣咧着嘴,不敢去碰伤口。

“吃亏了?”东方不夜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秦衣看着他的眼睛,不知为何,她似乎感觉到东方不夜的眼睛很危险,周身的气息都透着野性,像是要撕碎什么。

“不算,管家权拿稳了,挨两巴掌倒也没什么。”秦衣接过东方不夜递过来的药膏,手指轻轻擦了一层,覆盖在伤口上。

东方不夜拉过她的手,咬下手上的天丝手套,冰凉的手指裹挟着药膏在她脸上轻轻擦过。

锦衣卫的秘药,官家的药比不上,只是敷上去便觉得冰凉温润,疼痛缓和了不少。

秦衣一时间竟是愣了。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活阎王给她上药了?

活阎王会做这种事?

秦衣傻傻的拿着药膏,半天没反应过来。

“下次没必要这样,聪明点,别自己吃亏。”

少有的冰凉语调沾上了温度,秦衣睁大了眼睛,后脊背僵直着挺着。

她没听错吧,东方不夜在关心她?

锦衣卫的活阎王竟是在关心她?

东方不夜面具下的脸似是在笑,但声音又恢复了平静。

“你今天找我来是做什么?”

秦衣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脸上通红,分辨不出来是被打的还是羞得。

“我……我今天……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为了宝珠她们的事。”她说的断断续续,不敢去看东方不夜

“我会把那四个丫鬟都送到你身边来。”

东方不夜看着她受伤的脸,眼神中闪过一丝心疼。

她身边,应该放会武的丫头保护她,免得再吃亏。

“那凤麟楼怎么办?当初不是说好了金珠和珍珠留在凤麟楼吗?”秦衣听到东方不夜要把四个丫鬟送来,一时慌了神。

若是四个都来了,凤麟楼怎么办?

“杀生代管。”

“那你怎么办。”几乎是东方不夜话音刚落,秦衣便叫了出来。

东方不夜看着他,轻轻抚上她的脸颊。

“这天下人,唯一人可伤本督。”

那个人,就是你。

小说《督公在上,宦妃拽上天》 督公在上,宦妃拽上天第三十一章 正式夺权 试读结束。

督公在上,宦妃拽上天

督公在上,宦妃拽上天

作者:青岑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给个好评,虽然还是上本书的套路,但作者文笔更好了,剧情也好,轻松幽默,斗智斗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