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更新时间:2019-05-07 23:20:11

鉴宝宗师 已完结

摇钱树心水334435bcom

来源:王轲李若溪 作者:步行天下分类:都市主角:王轲李若溪

情节扣人心弦,情节扣人心弦,荡气回肠,值得一看,该小说名字叫做《鉴宝宗师》,这里提供主角是王轲李若溪的小说,小说《鉴宝宗师》讲述王轲李若溪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情节曲折,剧情跌宕起伏,在这里提供王轲李若溪小说阅读,《鉴宝宗师》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展开

香港马会开奖直播123

“怎么?看上这块玉佩了?”

摊主见王轲手里握着玉佩,笑着问道。

“看着不错,想给自己侄子买来当小玩意,老板,开个价吧。”

王轲说谎都不带脸红的,出来混就要脸皮厚。

“一口价,五百。”

老板很坚决的说道。

“老板,你太狠了吧!就这个玉的质地你也敢要五百?!信不信我花五十块钱就能在别的古玩摊位上买上一块很好的玉佩。”

王轲没想到摊主这么黑,亏他一开始还好意思说价格绝对公道!

他可不相信摊主看出来这个玉佩是真的,要不然他不会放在那么不起眼的一个位置。

“那你想给多少?”

摊主问道,这个时候古玩街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摊位面前看古玩的人越来越多,可不想在这一块破玉观音上浪费时间。

“三十块钱。”

王轲直接杀掉了十几倍的价,毫不手软。

“三十?小兄弟,砍价没这么砍的。这样吧,我也不给你废话了,一百块钱,行,你就拿着,不行,就请便吧。”

摊主语气变得坚决起来,声音也有些焦急,他已经发现一个大客户了,急等着上前搭讪。

一百?

王轲有些迟疑了,一百块钱直接拿下这个价值无法估计的玉佩绝对值,但是他也全身上下一共就九百块钱,还要吃饭交房费,能省点就省点。

“老板,这个念珠多少钱?”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金戴银浓妆艳抹的中年胖女人拿着念珠对摊主喊道。

“一千。”

摊主回答道,他知道来傻财主了,于是快速转过头来的对小声王轲说道:“五十块钱,最低价!”

看着摊主的眼神,王轲这是最低价了,直接从口袋里翻出了自己出门带的仅有的五十块钱,买下了这个玉佩。

玉佩到手的一瞬间,王轲差点兴奋的跳了起来。

终于到手了!

不管是不是法器他都捡漏了!

告别摊主,王轲向着这条古玩街的最大的法器店尚宝轩走去,尚宝轩有这条街闻名的风水法器大师,他要问问这件是不是法器,如果是他以后的生活就彻底幸福了,如果不是当古玩卖了也好,也能小康了。

刚走没几步,王轲就感觉自己的头有点眩晕,立刻明白真气用过度的后遗症来了,必须赶紧修炼补充回来,

迅速扫视了一下周围,注意到古玩街后面有个小山头,他立刻向着小山头跑去。

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王轲盘起腿来,调整呼吸,慢慢的进入修炼的状态。一个小时后,王轲才慢悠悠站起身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修炼醒来,精神倍爽,原来的不适感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他忍不住想打一遍拳。

在山上找了一块巨大的斜面70度角度的光滑的岩石壁,王轲纵身而上,稳稳的站在了上面,丝毫没有滑下的趋势。

脚下生根,狠狠的抓住石壁,上身已然拉开了架子。

《龙象》既有真气修炼的方法,也有配合的招式,这些招式只有在真气配合下才能发挥出强大的作用。不过他一般用不到这些招式,他还没能碰到让他施展出真本事的人。

随性而起,随心而动。

王轲没有拘泥的套路和架势,想到哪练到哪,脚下不停地移动,却如生根一般牢牢地抓着石壁,不滑,不动。

如果是行家人看到王轲的动作一定惊讶不已,因为每一个动作看似没有任何关系,但是里面的劲道却是一点都没有变。

这就是说,所有的动作下来,劲道都是一个劲道!

如同一个圆,从哪来回哪去,绵延不绝。

一套-动作下来,王轲忍不住站在石壁上仰天长啸,真气鼓荡,惊起山林飞鸟一群。

从石壁上一跃而下,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不远处一个一身素衣马褂一副道风仙骨的六十多岁老者正笑着望着他。

微微疑惑了一下,他向着老者走了过去。

还没等他开口,老者已经开口了。

“小兄弟,看你打拳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招式之中磅礴大气,不滞于物,你是练内家拳的?”

王轲也不知道真气属不属于内家拳,又找不出其他的说法,只能点点头,应和了老者一下。

“呵呵,如此年轻,内家拳练到如此境界了不起啊。”

老者微微一笑,然后指着王轲腰间挂的那块貔貅玉佩说道;“我能看看这个玉佩吗?”

王轲也不怕老者是什么坏人,是坏人也不怕,可万一是一个认识法器的大师呢,自己正好需要验证一下,于是取下刚才修炼匆忙挂上去的玉佩,递给了老者。

老者接过玉佩仔细的看了看,看到玉佩后面的拉丝工的时候不禁微微一笑,随后将玉佩还给了王轲,笑着说道:“不错,是一件古董,明嘉靖年间的,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器,是刚买的?”

真是法器?

闻言,王轲心中大喜,没想到真的是法器,这么说他真具备了可以看到法器的异能眼,以后古玩街还不是他的天下了?

想到这,王轲似乎已经看到了天上掉钱了。

“恩,一个小时前在一个地摊上花五十块钱买的。”王轲收敛了心情如实回答道。

他已经认定了老者肯定不是普通人,至少也是一个风水法器大师,普通人不会如此肯定和随意的说出一件古董是法器,而且看到法器丝毫不惊讶,更何况他还直接肯定到玉佩是明嘉靖年间的。要知道他自己才判定到是明朝的。

“眼力不错,捡了个不小的漏,这个貔貅玉佩至少值十万,你之前学过风水法器的知识?你师父是谁?”

老者点点头赞赏的说道,似乎对王轲很感兴趣。

听到老者的话,王轲心中惊喜异常,没想到这个一个小貔貅玉佩竟然价值十万,他本来觉得能值一万就不错了,看到法器确实值钱。

听到老者的问题,王轲微微苦笑着说道:“我没学过风水法器的知识,也没师父。”

“哦?”

老者倒是有些奇奇怪了:“既没师傅又没学过,这么年轻一出手就能捡漏,看来你不简单啊。”

“前辈谬赞了,晚辈只是侥幸而已,晚辈王轲,敢问前辈名讳?”

王轲恭敬的说道,此时他已经完全肯定老者不是普通人。

“老朽赵门丰,在省会昌吉市有个小店,如果你以后对法器感兴趣了,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地址和电话。”

赵门丰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支笔随意在地上找了一篇完整的树叶,写上自己的地址和电话,而后递给了王轲。

王轲恭敬的接过来树叶,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口袋里。他现在对风水法器一点都不了解,而且他有异能也不需要多大了解,所以暂时不用去找老者请教,但是以后说不定能用到。

两人又聊了一会,老者就告辞了。

王轲望着老者的背影,握了握口袋里的树叶,他感觉自己和老者还会见面。

没有在山上过多了的停留,王轲带着貔貅玉佩下山向着法器店走去,既然都知道是法器了,而且知道价格了,那就换钱就行了,法器对他来说没什么用。

周扒皮的聚宝堂也收法器,不过他可不愿意让周扒皮白白赚钱,于是向着最大的法器店尚宝轩走去。

就在王轲去卖貔貅玉佩的时候,他刚才碰到的老者却走进了聚宝堂。

“赵老,您来了,小周我恭候多时了,您上面请。”

周扒皮立刻衣服谄媚的样子迎了上来。

赵门丰淡淡的点点头,径直向着楼梯走去。

周扒皮心里很清楚赵门丰并不想和他打交道。但是自己年轻的时候帮过他一次,他也承诺会帮自己一次,这次来就是实现当初的承诺。

他可不管赵门丰愿不愿意和他打交道,唯一一次的承诺他当然要好好利用一下,实现价值对大化一直是他的座右铭。最近他找到了一个惊天大-法器,如果是真的,安放在聚宝堂肯定会让他生意兴隆,成为这条街上最富裕的人。

不过他鉴定法器的实力有限,又不想让这条街上的其他人知道,纠结中他想到了赵门丰。

全国顶尖风水大师和法器大师,有他鉴定,法器一定逃不过他的法眼。

虽然一次机会难得,但是好钢用在刀刃上,他也就认了。

两人正准备上楼,赵门丰突然在柜台那停住了,眼神中满是震惊的看着柜台上那个无比清晰的拳头印。

“这是……”

这绝不是加工出来的,加工出来的不会这么清晰!

难道是……

想到另外一种可能,赵门丰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眼神中更是闪露惊骇之色

顺着赵门丰的眼神望去,看到巨大拳头印的周扒皮想到当时王轲凶狠的眼神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急忙摇摇头将自己脑海中的恐怖的印记清空,回答道:“这是今天早上被一个人一拳砸出来的。”

其实说出来他也不信,但是他亲眼看到的,不得不信,也不得不说。

“被谁?”

赵门丰震惊的问道。

果然是被人打出来的,而且是一拳!

“我原来的一个很混账的伙计,叫王轲,今天早上被我开除了。”

周扒皮恨恨的说道,想到自己那十万块钱的瓷器就那么白白的没了他就心疼。

王轲?

赵门丰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一个阳光帅气的脸。

哈哈,有意思,竟然被我看走眼了,这小子比想象中的厉害,有意思。

“走吧。”

赵门丰没有在这件事上过多的纠缠,但是他的脑海中已经深深的留下了那个年轻人的影子。

周扒皮赶紧跟了上去

来到楼上贵宾室,周扒皮小心翼翼的从一肖一码期期中箱里取出一个和人头大小的龙龟。

龙龟气势非凡,昂首向天,嘴里喊着一枚铜钱,架下踏着一顿金元宝,全身金黄色,平添了一个气势。

赵门丰看到龙龟不禁站了起来,显然他也没想到会见到这么一个龙龟。

看到赵门丰的神态,周扒皮心中不禁暗暗高兴,越是表现的异常说明这真的是法器的可能性越大。要知道龙龟可是代表财运,一定能让他生意兴隆,赚的盆满钵满。

赵门丰将茶几上的龙龟移到身前,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周扒皮静静的坐在旁边焦急的等待着。

半响,赵门丰放开龙龟,慢慢的闭上了双眼,见状,周扒皮的心都被提了起来,焦急的问道:“赵老,怎么样?”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