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5-12 17:55:02

斩灵人舜生 连载中

俗称四不像的动物是啥

来源:萧景邬竟仁 作者:贺容楼分类:灵异主角:萧景邬竟仁

主角是萧景邬竟仁的小说叫做《斩灵人舜生》,主角分别是萧景邬竟仁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小说层次清晰 ,内容紧凑,一针见血 ,强势推荐,《斩灵人舜生》是一部灵异小说,主角分别是萧景邬竟仁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小说词华典瞻,非常精彩,荡气回肠,非常精彩,.........展开

天空彩票管家婆多少号

店长一失神,灵力传送断了一刻,心头立刻一痛。

他皱了皱眉,马上继续灵力的连接,下面的人没有发觉,每个人脑中都不断接受着以邬夫人为视角的画面。

那女孩儿来的轰动,逃得倒是神不知鬼不觉。村里人一个都没抓住她。

邬夫人跟邬竟仁赶紧去扶邬荆山,问他有没有事。他说没事。

自那以后,邬夫人与邬荆山也没再提那件书信的事,反而俩人一起待的时间更长了。是因为邬荆山第二天对邬夫人说了句话。

他说被那姑娘一掌灵力震开之后,后脑勺明明狠狠地磕在了椅角上,竟一点儿也不疼,只是略感晕眩。用手锤了锤被撞的地方也不觉疼。

邬夫人感到奇怪,心中忧心不止,一直跟着邬荆山,每天问好几遍他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别人不知道,此时看到邬荆山的身体反应,店长心中早已乱作一团,只僵硬地继续读取记忆。

没过几日的一个深夜,月色皎洁。

在邬夫人的身侧,邬荆山突然伸手挠头,还没挠第二下,他的鼻孔便开始出血,汩汩地往外冒。邬夫人本就睡得浅,被动静惊醒,立马翻身看向邬荆山。这一看,吓得她当即就大叫一声,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她不住地哭叫着邬荆山的名字,问他怎么了。

可邬荆山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紧接着双耳开始出血。

没过几分钟,邬荆山便没了气息。冰冷静止的气氛让邬夫人绝望地尖叫了一声。

后来,附近的人听到了叫声,都亮起了灯,赶来了。

店长停止了阅读,收了手退向一旁,额头上早已冒了一层汗。

邬夫人满脸泪水,此时被她儿子搂抱着,没有说话。

下面的人不知是被邬荆山惨死的景象吓到了,还是因为看到一年前悲痛的邬夫人,内心愧疚无处安放,此刻都站在原地,默不作声。

邬竟仁看向店长,注意到他额头的汗,关问道:“玄师,你脸色很差,还好吗?”

“没事。”店长说,“我,要走了。”

邬竟仁张了张口,朝店长走近了些说:“我送你。”

店长觉得不用了,便说:“你还是留下来处理剩下的事吧。”

邬竟仁执意道:“没事,大家都是明白人,我母亲也不是罪人。”说着已经先走下台子,往树场外面走。

明白人?店长见已经有几个老辈上去与邬夫人说话,也不想久留,便拾了锦盒跟着走了。

走到那片出去的竹林前,邬竟仁停了下来,低头思索了一刻,与店长道:“玄师,我想问您一件事。”

店长看他停下就知道有话有说,便立刻回:“说吧。”

邬竟仁抬起头,说:“我其实除了对苗族药蛊术比较精通以外,对外面的五阶灵力有关之事一点不懂,看了我母亲那段过去,我只能确定我父亲不是我苗族人下的手,果然还是与闯进来的姑娘有关……玄师,你觉得是那姑娘杀了我父亲吗?”

“为什么这么说?”店长有点想逃避这个问题。

“还能怎么说,我父亲都说是被那姑娘灵力震开撞到了头,一定是因为这个!”邬竟仁有些激动。

这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那为什么还要问自己呢,店长皱皱眉看向竹林深处,低声说:“那就是吧。”

“可我不明白的就在这儿了,如果致命伤是这个,为何我父亲又偏偏说他撞的地方一点也不疼呢?”邬竟仁似乎很苦恼,又说,“我不想冤枉人……”

店长眉皱的更紧了。真想抽根烟。

见店长没有回话,邬竟仁赶紧收了情绪,说:“与玄师,此事真是谢谢你了。邬某本对你有一些猜忌,此刻觉得真是小人之心了。我已让泽子这件事结束之后就去开车送你,现在他应该已经在出口了。”

店长回过神,咳了一声也客气道:“没事,感谢你们的药。那我就走了。”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走了,不一会儿身影就隐没在幽绿的竹林里。

泽子像来时一样,颠颠簸簸地载着店长下了山。

泽子虽已见识过店长只手把苗族特制的极寒冰一瞬间化成冰珠,但在见到店长阅读过去的能力时,整个人才彻底跪了,在心里。

没想到,今生有幸能见识到世上三位玄师其中的一个。想着想着泽子又偷偷侧首瞄了店长一眼,欲开口问一些有关灵力的事满足满足好奇心。但店长脸色不好看,又忧心忡忡的样子,看着窗外。他便略失落地转过头继续专心开车。

泽子已经开上公路了,店长突然说:“王泽,麻烦你了,你能送我去伏波山公园吗?”

“您不是要去机场吗?”泽子疑惑。

“赶时间,不去了。”

赶时间才不去?这是什么理?泽子心里一朵朵问号。但既然玄师都要求了,他还是调了头,去伏波山公园的方向。

这个尹回鸣,要是耍了他,他回去定拆了他那铺子。

店长昨天夜里被一个电话吵醒,是尹回鸣打的。他终于有了回音,不然店长都以为他在外面被人暗杀了。但打电话的时间实在不对,店长很生气。

“练与啊,我前些日子在山里,手机压根没信号,听小桓说你急着找我要环蛇啊?”尹回鸣在那头问,声音模模糊糊。

“是啊!要是你有,我就不用来这破苗族了!还惹上一堆事儿。”店长闭着眼睛吼道。

“哎呀,莫急莫急。什么?你在苗族?你这么急着要药吗?”尹回鸣似乎把脸更贴紧手机了,声音更小了。

“我明日处理完一件事就能回去,你还有事儿么,没事儿我挂了。”

“哎哎,我很好奇,你急着要这药做什么啊?”

店长困的很,回道:“救人。”

尹回鸣自个儿念叨了念叨苗族,突然“哦”了一声:“那什么,我去过那儿,桂林嘛。这样,药我没帮上你,我帮你回来吧!”

店长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帮我回去?给我买机票?”

“当然不是啊。”尹回鸣似乎很兴奋,“你去伏波山公园的最西面的观景台,那儿有一个我留的回还门。”

店长突然惊醒:“什么?回环门?你认真地?”

尹回鸣说:“当然认真的,我就记得那公园,伏波山。”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