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更新时间:2019-05-13 21:44:19

印度诡事 已完结

王中王中特资料大全三肖中特期期准

来源:张阳凯莉 作者:风轻分类:灵异主角:张阳凯莉

为您提供印度诡事小说风轻阅读,张阳凯莉小说叫做《印度诡事》,《印度诡事》是灵异的小说,印度诡事小说寓意深刻 ,印度诡事小说形象丰满,在这里可以看张阳凯莉小说阅读,这里提供张阳凯莉印度诡事小说阅读,.........展开

黑庄克星五肖十码彩图

萨米特的举止吓了我一跳,我问他怎么了?为什么如此慌张?

他说,来不及解释了,快跟我走,去你二伯家!

根本就不等我解释,他撒腿就跑,我只好紧紧跟着他。

跑到公路边上,他发动了车子,载着我往二伯家里飞奔。

还是开车快,仅仅用了两个小时,就回到了巴罗达。

还没进家门,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我猜想,可能二伯又开闹了,想到这,心里一阵莫名紧张。

萨米特却毫不忌讳,他直接踹门而入,轻车熟路的来到二层。

我跟着他到了二层客厅,眼前的一幕让我浑身发凉,两条腿像弹棉花似的忍不住打颤。

二伯双手死死地抓住笼子,眼珠向外暴突着,嘴里发出女人的声音,由于是印度语,我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可一个大男人,嘴里能发出这种尖锐颤抖的女人声音,不管能不能听懂,都能让人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可怜的印度二婶儿,坐在沙发上看着二伯,无声的抽泣。

我想她可能早就习惯这场面了,所以才会变得如此淡定,不然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女,还能怎样呢?

萨米特迅速来到笼子前,把手伸进笼子里抓住二伯的头发,另一只手在身上掏东西,边掏边喊我过来帮忙。

二伯被抓住后,反应更激烈了,他的双手抓住萨米特的手,想要挣脱开。

萨米特冲我喊,快拿香烛烧他!

婶子听完后,立刻跑回卧室,拿来一根点燃的香烛,哆哆嗦嗦地交到我手里。

我我看到萨米特的手已经被抓出一道道血印子,他死死揪住二伯的头发,二伯也不示弱,疯狂地往他手上挠。

看到这,我毫不犹豫地把香烛冲着二伯手上刺去。

本以为二伯怕烫,会立刻缩回手,可没想到的是,香烛戳在他的手背上,他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仍是不停地抓、挠。

我吓傻了,怎么会这样?但凡要是活人,遇到疼痛都会下意识的躲避,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难道二伯……已经死了?

想到这,我浑身激灵一下子,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傻傻地站在那发愣。

萨米特喊了一声,法克!快来帮忙!把这根红线拴在他脖子上,快!

说着,他的另一只手递过来一根红绳,我也不敢怠慢,立刻转到笼子后面,从后面伸进笼子,就像套死狗一样,狠狠地将二伯的脖子勒住,往后拽。

二伯就像受了惊的野马,突然松开双手,放在脖子上要将绳子挣断。

我想,既然二伯已经是死人了,也不怕再死一回了,干脆再勒狠一点,想到这,我加大了勒绳子的力度。

二伯被我勒得倒在了地上,两只眼球向上翻,舌头都吐了出来。

萨米特见状,立刻跑过来夺过我手里的绳子,大声呵斥我,你小子干什么?要把你二伯勒死么?

什么?他这话啥意思?我二伯没死么?如果没死,为什么他不怕烫?

但一想起刚才他翻眼珠子,这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啊!想到这,我心里一阵后怕,刚才要不是萨米特拦着,可能二伯真的就被我勒死了。

萨米特接过红绳后,就像表演杂技一样,迅速将二伯的手、脚分别拴在笼子的栏杆上。

而二伯自从被红绳勒住之后,似乎一下子就老实了,也不挣扎了,也不乱骂了,蔫头耷脑地坐在笼子里,低着头。

看到二伯这副囧样子,我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他这是造了什么孽,为何会变成这样?

我问婶子,刚进门的时候二伯在说什么?

婶子低头叹了口气说,还是那几句话,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还我孩子?二伯到底做了什么事情,难道真的是招惹不干净的东西了?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三层的一间屋子里,有一个满脸是血的孩子,嘴里叼着东西,还有很多瓶瓶罐罐,里面放着全是婴儿的标本!

难道二伯和这件事有关么?想到这,我也顾不上害怕了,我必须要把这件事弄清楚。

于是,我飞奔着去了三楼,找到了那间屋子,推门而进。

但接下来所看到的,却又让我陷入了困境。

靠墙处的确有一个神龛,上面也的确放着瓶瓶罐罐,可是里面全都是空的,除了液体之外,什么也没有,更没有那个满脸流血的小男孩了。

这时婶子追到了三楼,惊慌失色地把我拉了出去,她一脸不高兴地对我说,这是你二伯的私人空间,他好像嘱咐过你,没经过他的允许不能上来,你为什么不守信用?

我说,不是我不守信用,你看我二伯现在都变成这样了,难道我们就这样让他等死吗?

婶子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一切事情交给萨米特处理,他有办法。

既然她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随着她下了楼,可我心里始终放不下刚才那件事。

为什么明明我之前看见瓶子里有死婴,怎么现在又没了?还有那个满脸是血的小男孩去哪了?

回到二层客厅,萨米特已经坐下休息了,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我问他,二伯到底怎么了?有没有事?

萨米特摇了摇头,说现在还不能确定,这样,今晚他在二伯家过一夜,他再另想办法。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听他的。

萨米特又问了婶子关于二伯最近的事情,听完后他仍是眉头紧锁。

我想,他肯定知道什么,只是不愿意说罢了。

萨米特对我说,等处理完二伯的事情你就回国,以后没事不要再来,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萨米特的这番话我没有反驳,也没问为什么,我想,就算他不说,我以后也不打算来了,这地方真是太邪乎了。

晚上萨米特让我睡二伯卧室,婶子去一层睡,他自己在铁笼子旁边打地铺。

我哪敢自己睡?大白天的我都害怕,更别说晚上了!在我不停地要求下,萨米特才同意让我和他一起打地铺。

晚上熄了灯,我们俩躺在地铺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一个视频通话邀请,接通后,屏幕里面出现一个非常漂亮的印度少女。

萨米特和她简单地说了几句,就挂断了。

我问他,这女孩是谁?长得好漂亮。

他只说了两个字,“Daughter”(女儿)。

萨米特这人很死板,也不苟言笑,再加上我的英语水平有限,所以我们两人并没有多聊,很快我就听见身旁的的萨米特传来轻微的鼾声。

我想,他的心真够大,出了这么邪乎的事,也能这么快入睡。

由于铁笼子离我很近,我辗转反侧的睡不着,我怕说不好什么时候,二伯又得犯病。

所以我时不时的抬起头,往笼子那里望去。

也真奇怪了,自从二伯被红绳栓住之后,一直老老实实的没动过。

没过多久,我也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感觉身边一阵风刮过之后,越来越冷。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由于是躺在地上,所以我的视线只能看到地上。

我清楚地看到,我的眼前有一双脚,离我不过二十公分的距离。

顺着这双脚向上望去,一个红衣服的女人,正低头用一双死鱼眼瞪着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