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更新时间:2019-07-09 14:00:09

凤还巢,君莫安! 连载中

香港马会特马总纲诗

来源:容长安夜擎 作者:流星飒沓分类:历史主角:容长安夜擎

小说剧情扣人心弦,操翰成章,文笔成熟,强势推荐,名字叫做《凤还巢,君莫安!》的小说,小说讲述容长安夜擎之间的故事,《凤还巢,君莫安!》小说是一本历史,提供容长安夜擎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为您提供男女主是容长安夜擎,凤还巢,君莫安!小说让人眼睛一亮,妙趣横生 ,内容精彩,.........展开

三肖四肖期期淮

漫长的宫道,不见头。

春风和暖,玉瑾似押着犯人般脚程缓慢,不是她不着急邀功,只是这茹娘,慢得似乌龟,走一处看一处。

这也能理解,乡巴佬,哪能不为皇宫巍峨吸引?

茹娘只是看,一句也不问,御花园中牡丹怒放,最为惹眼的还是那湖中央石亭外,种了一株芙蓉,粉。嫩的花。蕊,格外鲜活。

“皇后娘娘,人请来了。”玉瑾领着茹娘终于抵达锦绣宫殿外,‘请’这个字,说出来也不觉脸红。

“快请进。”赵希芸等了多时,忙不迭出门,亲自迎接,看到茹娘,豁然一怔,笑意僵硬在嘴角。

门口的槐树枝繁叶茂,阳光由枝叶间倾泻而下,斑驳得光斑洒在茹娘脸上。站在眼前的人,分明如玉雕琢,干净如雪莲,美得让人羡慕嫉妒。

“民女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茹娘并未察觉她异样目光,行礼的动作略显生涩。

“免礼,进来吧。”赵希芸回过神,目光仍无法从她脸上移开,心里甚至冒出了个贪婪的念头:若能把这脸占为己有,那该多好?

玉瑾不由奇怪,方才还在宫中东瞅西看的人,进了锦绣宫反倒是安分守己。这可是锦绣宫,皇后寝殿,这乡巴佬难不成是怕染指了这宫中所有,不敢看了?

“玉瑾,去沏壶好茶来。”

赵希芸吩咐着,坐在美人靠上,慵懒得舒展开胳膊,“听闻茹娘是神医弟子,不知本宫这伤,可能抚平?”

茹娘放下医药箱在侧,声音软糯,“民女冒犯了,可以看看吗?”

“当然。”赵希芸苦涩笑了笑,闭上了眼。

顷刻间,茹娘眸似寒冰,嘴角勾起一侧,笑容诡异。她抬起手,指尖触及赵希芸脸颊伤痕,按压了两下,“娘娘这伤应该不久,祛除不是难事。”

“真的?!”赵希芸又惊又喜,情不自禁握住了茹娘的手,“只要能去了这丑陋疤痕,你要要什么赏赐,本宫都给你!”

谁料茹娘宠辱不惊,轻描淡写,“茹娘悬壶济世,不求锦衣玉食,不求功名利禄,谢皇后娘娘抬爱。”

玉瑾奉上热茶,赵希芸便命她取来纸笔,几味药材洋洋洒洒落成,又催促着去太医院取药。

“娘娘,这药熬制成膏,每日早晚涂抹,三五日,民女入宫再为娘娘调制。”茹娘谢了赏银,慢慢悠悠挎上了她笨重的医药箱。

眼见人要走,分毫未取,赵希芸舒心畅快,招呼玉瑾道:“带茹娘四下走走,这宫中,看中什么挑什么。”

能说出此豪言壮语的,也就只有赵希芸了。

“谢皇后娘娘。”

茹娘倒也没推辞,跟着玉瑾出了锦绣宫,路道慢慢,眼下赵希芸看重茹娘,玉瑾也不敢怠慢,主动介绍起宫中繁多建筑来。

“这里是崇明宫,废后媜颐丧命之地,这半年来,也就这破烂样,陛下也不准人修缮……”

往日恢宏的宫殿,随处可见焦木碎瓦。

茹娘不做停留,继续往深宫里闲庭信步,途径御花园,她又不禁往湖中望去,隐隐约约,只见男子白衣着身,立于亭中,望着那繁花芙蓉。

她顿住脚,看得出了神。

“茹娘,这边,往这边走。你看那芙蓉作甚?可别惊了驾,陛下在那呢!”玉瑾拉扯着她衣袖,不满嘟囔,“也不知陛下如何做想,有空赏花,不如去锦绣宫陪着娘娘,啊!多嘴了,多嘴了!”

茹娘一步一回头,那白衣消失在眼底方回神来,“玉瑾姑娘,敢问哪能如。厕?”

“哦,前面玉泉殿,暂无主,你进去吧!”玉瑾指着烟柳后的殿门道。

茹娘谢过,细柳扫过发髻,落在眉睫,温温痒痒。她穿过玉泉殿,从偏门出了去,径直走向了掖庭。

掖庭外,扎着双环髻的宫娥焦急捏着手绢,左右顾盼。不期然的,瞧见茹娘,面上一喜,拖着瘸了的一条腿迎上前。

“未……”

茹娘刚脱口一个字,宫娥已跪在她面前,“未墨见过娘娘!”

“快起来!”茹娘赶紧挽着未墨,“这人多眼杂,若被人听了去,这半年来的辛苦就白费了!”

“是。”未墨站起身,搓揉着湿润的眼眶,话语哽咽,“真是上天庇佑,娘娘您还活着,未墨以为,再也见不到娘娘了。”

“傻丫头!”茹娘捏着她手,无声叹气,“苦了你了,被贬掖庭,还……”

她看向未墨的腿,揪着心疼。

“娘娘别担心,没事的!只要娘娘活着,未墨就算死也不足怜惜。”未墨眼里透着坚定的光,“能帮到娘娘一分一毫,未墨死而无憾。”

“未墨,你记住。容长安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安茹。”她郑重其事道,“再忍耐一阵子,我自会想办法救你出来!”

若非联系上未墨,她乃杨蕊弟子并在京畿行医的消息,哪能传到锦绣宫去。

“娘娘,不是,茹娘,您真打算医治皇后?若被陛下得知,之前崇明宫大火是您和瑞安王……”

“嘘!”不等未墨说完,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话锋一转,“未墨,我不便多做停留,有事书信与我。”

是啊!

她本可以在江南隐姓埋名,清闲雅致的度过余生。

亏得一年来地牢的折磨,满脸旧伤,杨蕊迫于无奈换了她的脸,她方可大摇大摆出入宫闱,无人识得。

但是,祯儿的仇!容家的仇!该谁来报!

她若苟且偷生,死后如何去见父亲,如何去见容家列祖列宗!

五指渐渐收拢,掌心里攥的,是从未减轻半分的恨意。

“嘭。”

不知不觉,烟柳迷了眼,猛地撞了人。

她后退了两步,便听阉人尖锐声调呵斥,“哪个宫里不长眼的奴才,胆敢冲撞陛下!”

茹娘身形一僵,掀起眼来,两步开外的男人笔挺而立,依稀瘦了一大圈,更显得气势阴冷,那双如墨黑沉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深如泥潭。

小说《凤还巢,君莫安!》 第6章 已经死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