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更新时间:2019-05-05 09:35:53

竹马男神请矜持 已完结

特彩高手论坛免费资料

来源:陆暄陆妍 作者:盐九分类:职场主角:陆暄陆妍

人物人物丰满 ,文笔新颖,内容精彩绝伦,推荐阅读,《竹马男神请矜持》主要讲述了陆暄陆妍的爱情故事,《竹马男神请矜持》小说是一本职场小说,竹马男神请矜持小说淋漓尽致,为你提供陆暄陆妍小说阅读,盐九原创小说《竹马男神请矜持》讲述了陆暄陆妍之间的故事,.........展开

香港马会开奖时间日期

“救命啊!啊~~~陆妍~救我!!!”

问题顺利解决,我身心愉快,就约着师姐去吃牛肉面,这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林灵的一阵怪嚎。随后,只见一个光影闪过眼前,林灵那短小精悍的身躯毫无征兆的扑到我怀里。

“、、、、、、”我说什么来着,最近被撞成瘾了!!

“林灵,你脑子有坑啊?!光天化日的喊什么救命?!”我扯着林灵的衣领,拎着她离开我半步。

她大概跑了挺长一段距离,跑得又急,这会儿手撑着膝盖在那大喘着粗气说不出话。事情转机往往不会让人等太久,至少比林灵把气儿顺过来的时间要来得短。这个转机就是一个人,紧随林灵其后出现在我们的视野。

那人显然也是跑过来的,却也没林灵这般狼狈,气息平稳,只乱了头顶几缕发丝。他双手插兜在我们面前站定,和善的笑着与我们打招呼。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我惊奇的发现他是对着我说的。我见过他...吧!是谁来着?

我还在这暗自揣度,林灵一个激灵躲到我身后,我莫名其妙的瞟一眼她又看向对方。

“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他状似随意地整理了一下并不算太凌乱的头发,脸上的笑意放大,眨了眨那妖冶至极的丹凤眼。我头脑灵光乍现,瞬间就想起了,能娘得这么有魅力的人最近我就见过一个啊。

“齐风?你怎么在这?”

“齐风?叫这么亲密,你俩很熟?”林灵探出个头问,看似很受惊。

“熟你个大头鬼啊!我这连名带姓的叫,哪亲密了?!”我翻了个白眼,林灵不服气的努努嘴。

齐风见我俩这搞不清楚状况,忍不住笑出声,轻咳两声“正式介绍下,我叫任齐风。”

“任?你原来姓任啊!那上次...”叶颖叫你齐风我就以为...

我话没说完,任齐风又是一阵咳嗽,弄得我愣是把后半句话给咽下去了。我懵懂的看着他,他意有所指给我挤了个眼神,鬼知道我怎么就看懂了呢!无奈,我只能换个话题了。

“你们”我手指了指还躲在我后边瑟瑟发抖的林灵“干嘛呢?!”

“他说他要卸了我的胳膊,陆妍,救命啊~”林灵说得凄凄惨惨,像是真的受到了威胁。

“什么?有这种事?!”阳子只觉得这种暴力威胁人的行径太可恶,可我觉得她想得太简单了,林灵并没有说实话。

“真的?”我顺着阳子师姐的话询问任齐风,他耸耸肩不理会我,只是看向林灵,脸上笑意依旧,眼里多了几分暗晦,那笑顿时就添了几分凉意。

我疑惑林灵这是怎么招惹他了,居然把这什么都不当回事儿的主逼得这般寒气袭人,不禁为林灵汗颜的同时,我还真想向她讨教一二。

“她欠你钱了?”

见气氛怪异,我想着说些什么改善一下,林灵显然不乐意,照着我的腰就是一顿掐。我两三下把她的手打掉,咬牙切齿的丢给她个“再闹我不管你了让任齐风弄死你”的眼神,她立马老实了。

“她欠我的多了,这辈子都难还清。”我一听这话,心想坏了,这都拿人生说事了,林灵这是摊上多大的事了?!

“啊呸!说得什么鬼话,姐姐我才不买账!”我出乎预料,林灵这是炸毛了,不忍多看了她几眼,爷们儿啊!

“林灵你别以为我真不敢收拾你!”

“我怕你?你要敢早干嘛去了?”

......

“等会儿啊~你俩能否照顾一下吃瓜群众,说说明白啊!”

我见他俩这嘴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可就是行动跟不上,这就是俩光说不练的假把式,这年头要想满足好奇心还得自个儿出手。

“就是!就是!”阳子师姐也是看得一头雾水,估计心里惦记着牛肉面。

“来来来!你俩就坐这,说怎么回事。记住,要精炼。姐还要去吃牛肉面呢!”

我回身拉着林灵往最近一排椅子上坐下,任齐风磨蹭了一番还是被我请到了林灵旁边的座位上。我和师姐就站在他们面前,一副审讯的姿态。

“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他仗势欺人,威胁我!”说起来,林灵才更像是那仗势欺人的吧!

“闭嘴吧你!”我见林灵还没有说实话的觉悟,也不再跟她客气,转而问任齐风。

“我没想卸她胳膊。”任齐风正色道,我嘴角刚扬起一个幅度想笑,结果他阴森森扔出一句话瞬间让我僵在那了。

他说,“我想卸了她的腿。”

“......”林灵同学,自求多福吧!

林灵坐在一边听着脸色五彩斑斓,双腿颤抖,想说点什么被任齐风一个眼神又给咽回去了,整个人恹了起来。

“不是,我能问为什么吗?”

任齐风抬眸凉凉的瞟我一眼,随即扯起嘴角笑了笑,有点自嘲的意味。

“如果你的未婚妻在订婚当天设计了一系列的恶作剧伺候你,在那之后把烂摊子留给你收拾,她拍拍**走人了,你觉得你会怎样?”

“我也不能够有未婚妻啊~”不知是惊讶于林灵是任齐风的未婚妻这件事实,还是因为林灵的丰功伟绩而不可置信,我一时难以回味,目光呆滞说的话也不着重点。

“该说的都说了,今天就到这了。”说着他悠然站起来,转而俯下身以一种极亲密的姿势靠近林灵,“我们没完~”

说完他单手插裤带,步履从容地离开了。临走到门口,他身子顿了顿停下来,抬手提臀转身一气呵成,姿势可以说十分妖娆了...他弯了弯丹凤眼,嘴角勾起挤出个极其妖孽的笑,最后动作恣意潇洒的送出个飞吻...

我去!真当自己魅力四射了?!!

林灵缩在座位上委屈巴巴的抹着额头上的虚汗,而我和师姐则早已石化...

我一时之间内心百转千回,最终在头脑里总结性地跳出一句话,经久不散~

这年头,男人骚起来果真没女人什么事了⊙⊙!。

林灵和任齐风之间的事并不复杂,两人从光着**时就在一起玩,再没有比对方更了解对方的人了。按理说,彼此太过熟悉是不大可能擦出爱情火花的,顶多友情变亲情,硬要在一起也不过是凑合,可林灵对任齐风偏偏不一样,她是喜欢他的,很喜欢很喜欢。

南风无声佛过玉湖,带起层层微波。林灵和我并排坐在湖岸,难得流露真情,认真与我述说她的心事。

那年本还天真烂漫的林灵短短一个月接连经历了母亲病逝,父亲再婚。她初识世事无常难以接受,而此时父亲忙着拓展事业无暇顾及她,后母视她为障碍自然也不会管她死活。那段时间林灵整个人抑郁寡欢时时处于崩溃边缘,是任齐风寸步不离守护她安慰她,带她一步步走出困境。

往日林灵总和他打闹嘻哈没正形,她总觉得他就是个不靠谱的富家子弟,可从那次起任齐风在他这的形象瞬间就高大起来了,就像...额..父亲一般~这种感情虽然奇特得令人发笑,但林灵真就把他当成了唯一的依赖。当然,以林灵的情商,很快就发现她对他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眼神空茫的看着对面被清风撩起的柳枝,思绪绕了许久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我是能理解林灵的,就凭我们从现在的林灵身上找不出当年受伤小女孩的一点身影,就知道任齐风为她花费了多少心思。任齐风就像她那段昏暗历史的光点,驱散阴霾,照亮了她的整个生命。

“那你干嘛逃婚还恶作剧人家?这不是作死麽?!”尝试好几次说点什么应景的也没成功,我觉得还是简单粗暴直入主题来得好。

“那是因为他也从来没跟我明确过表示什么,两家父母出于企业利益才合计出这桩婚事,他就同意了,我怎么知道他对我到底图什么。”林灵也想过就这么跟任齐风过算了,甭管他的初衷是什么,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是好的,只是终究是没跨过那道坎,在订婚礼前反了悔,还特恶趣味的整了任齐风一遭。

“人家能图你什么?图你蠢啊?”我白了个眼给她,都说当局者迷,林灵肯定是这迷者中最蠢的,你说你悔婚就算了,还偏偏弄个恶作剧,都不懂给你自己留条后路的!男朋友不想要了这是?!

“别说我没提醒你,有事赶紧说清楚。任齐风这优质多金的主你不抓紧,以后别抱我大腿哭!”

“嘁~我十八少女一只花,又不是非他不可!”林灵双手插起腰振振有词道。

我无语摇了摇头,利落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等着吧!你早晚被任齐风收拾!”说完不等她回话便大跨步走人了。

“你去哪啊?!”

“跑步~”我喊得颇为无奈,就听故事这会儿阳子学姐已经在对话框里发了数个炸弹过来了!!

林灵的私事八卦完了,自然就该处理正经事儿。G大有重视校运会的传统,但凡参加校运会项目的运动员都会有专业培训过的教练员监督进行训练,而其中三千米又尤其受重视,教练和运动员都是一对一训练的。碍于教练的原因,我敷衍了事的主意刚萌芽就给无情扼杀了。

给我训练的教练其实就是体育学院的一师兄,叫叶铮。问题是这位教练的真容我真没见过,印象中学姐给过一张照片,我没来得及看真切就被林灵拉去食堂抢酸辣排骨去了,后来、、、后来我就想不起塞哪去了【耸肩】。

田径场上左一扎人右一堆人哪哪都是人,我就算一个个逮着问也得问到晚上去!索性找了块青草茂盛的地坐下,准备问师姐要个电话。

刚掏出手机,身上就投来一片阴影,难道教练认出我来了?暗自疑惑间我抬起头,啊呸!怎么哪哪都是这厮,这根本不是冤家路窄,这是阴魂不散!!

“坐着干嘛,快去训练。”

我抬头轻飘飘地瞥陆暄一眼,继而继续若无其事的摆弄手机,诶?我要干啥来着?!脑子,能不能以看到陆暄就停止运转。

等我好不容易想起我是要掏手机给学姐打电话,陆暄在我身边坐下,一把抢过我的手机。我反应迅速倾身去抢,他反应更迅速的抬高手,把手机拿地远远的。可恶!手这么长!

“你有病啊!闲的蛋疼跑来抢我手机!”我恼羞成怒,收回手原地炸毛。

他看似对我的反应很满意,眯着眼笑了笑,特恶劣的拿着手机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如果你训练配合点,它还是你的。”

这人每次都故作高深,臭毛病看着就讨厌!

“不是我说,我训不训练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啊?!再怎么着我训练这事儿也轮不着你来管!”有学姐做保证在前,我这话说得底气特十足,就差把“我不怕你”四个字挂脸上了。

“我认为监督运动员训练是每个教练的义务也是权利。我现在不是你的班长而是你的教练,陆妍。”

我歪着脑袋怔怔地眨两下眼睛,“呵!不可能!说什么鬼话。”

“是人话。”某人若无其事的纠正。

啊啊啊~~~内心仿佛受到一万点暴击,血槽瞬间直线下降,谁能告诉我被恶鬼缠身该怎么治?

我不知道发生什么让我的教练员从叶铮变成了陆暄,但我知道这事绝对和陆暄脱不了关系,要么是他有意为之,要么他暗中推波助澜,总之他不会错过任何可以整我的机会。

想着我还是不死心,咬着牙一字一字吐出来“你开玩笑呢吧!”虽然我并不觉得有人开玩笑会是他这副表情。

“你觉得呢!”

我被问得顿时语塞,还想说点什么,陆暄已然站起来,从我这角度他显得特别高大威武,气势压人,我看得愣了几秒又想起他还没还我手机,刚跳起来就看着两位笑容翩翩的女生朝我们这边走来。

听说G大女生的颜值水平高得惊人,以前不信,现在看来是这么回事。两女生一位月眉星眼,明艳惊人;一位如花似玉,秀外慧中,此乃上等姿色,颜值鉴定完毕!

“诶,可以啊!一来就来俩!”陆暄无视了朝他挤眉弄眼一脸奸诈笑的我,斜眼鄙视我之际那二人已经走近,推了一把我的头“快去跑步!”

我被他推着头往后仰着后退了一步,回过头三人已然从善如流的聊起来。

如此粗暴的对我,自己却去撩妹子,命犯桃花也得讲点江湖义气不是!如此一来,不服气的我便屁颠屁颠地凑上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