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

更新时间:2019-05-15 09:38:44

步步情深:三爷的暖婚佳妻 连载中

香港马会安卓app平台

来源:时初莫聿寒 作者:不鹿分类:总裁主角:时初莫聿寒

步步情深:三爷的暖婚佳妻肠回气荡,情节引人入胜,开合有度,强势推荐,这里提供时初莫聿寒小说阅读,不鹿原创小说《步步情深:三爷的暖婚佳妻》讲述了时初莫聿寒之间的故事,步步情深:三爷的暖婚佳妻小说博学多才,故事很有深意,内容精彩,时初莫聿寒小说叫做《步步情深:三爷的暖婚佳妻》,该小说叫做步步情深:三爷的暖婚佳妻,.........展开

天空彩彩票与你同行免费资料大全天

时初从没这般觉得自己的性格太柔弱,太没用。

她被气得眼眶通红,满腹的委屈哽咽在喉咙口不上不下。

“丽姨,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当初你跟我妈抢走了我爸,现在还害我嫁到莫家,你心里面难道就不会觉得愧疚吗?更何况,当年我妈还把你当成好姐妹……”

于丽一听到时初提这茬,美艳得意的脸顿时变了色,“是你妈自己不知检点出轨离婚的,跟我有什么关系,而且现在你在用什么口气跟我说话?这就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吗?真是随了你妈,没有教养的很!”

“你胡说,我妈妈才不会出轨!倒是你跟我爸要真没先有什么的话,时柔会只比我小几个月吗?”

时初刚讽刺地说出这话,随即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就从她脸上响起!

她捂着半边火辣辣的脸颊,疼痛夹杂着委屈,眼泪彻底蓄满了眼眶,被时初强忍着。

“没教养的东西!还敢跟我顶嘴?”于丽眼神阴狠,朝着时初刻薄的呵斥。

时柔看到时初被打,心里头别提有多得意,但还作势上来劝了劝。

“妈,算了,怎么说现在时初对家里还是有点贡献的,毕竟她嫁给那个老男人,莫家给了我们五百万的彩礼,看在钱的份上,她偶尔来做客,也不是不行!”

时柔说这话就是存心气时初的,因为拿时初换来的这五百万,时初一分钱都落不着!

“你,你们!”时初激动得连声音都在颤抖,抬起手,时柔跟于丽就用更狠的眼神看她。

时初气得掉头就回了房间,趴在枕头上才哭出来,眼泪湿了一大片。

她们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

不顾她的死活,把她当成牲口一样卖给别人?

时初抹干脸上的泪,干掉的泪痕扯着红肿的脸颊,疼得叫人龇牙咧嘴。

于丽下手可真狠,打得脸上都留下个巴掌印,加上她肌肤柔嫩,肿的比另一边的脸都大。

时初想弄个毛巾敷一下脸时,房门被人推开,时柔站在门边抱着手,眼睛上下地瞄着她。

“你很委屈吗?你不会真以为你能值五百万的身价吧?”

“时柔,请你闭嘴!”时初听着她这番难听的话,五脏六腑气得翻涌!

“难道我说错了吗?时初,真的别以为你自己有多了不起,其实你什么都不是!还有,以后在学校碰着我,最好夹着尾巴做人,不然我就告诉所有人,你为了名利和钱嫁给了个老男人!你说到时候,他们要怎么看你?”时柔眸光一狠,威胁道。

时初喉咙一紧,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又开始躁动!

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人?

如果不是他们这样害她,她会嫁到莫家吗?

现在还拿这件事情当成威胁她的把柄,可不可笑?!

“时柔!凡事不要做得太过分了!”

她们已经害她变成现在这样,还要这样的咄咄逼人?

“呵,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你有闲暇找我们要说法,不如好好想想怎么不被那个老男人玩死吧!”

时柔一提醒,她就想起了莫聿寒,莫名有点发憷。

昨晚虽然逃过一劫,但往后肯定有无数个日夜要跟莫聿寒相对。

到时他一发病,就像笼中鸟般插翅难飞!

她当然不甘愿就此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好在现在找了个借口住学校,不用在那个复杂的豪宅里朝夕相处。

只是,她到底能躲到什么时候?

又要怎么能跟他离婚?

时初的心里彻底乱糟糟的,收拾东西去了她亲妈那里。

自从时初的亲身母亲谭琳跟她爸时光伟离婚后,就搬了到离市中心远一点的小公寓住。

虽是三十平米的小房子,但家具齐全,平常住谭琳一人也够了。

时初一过去,谭琳一见她就止不住眼泪心疼的哭起来。

这不哭还好,一哭时初也忍不住跟着哭,母女两人哭得肝肠寸断!

“你在莫家还好吗?他们有没有欺负你,你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谭琳抱着时初就一阵问,内心早已焦急得不行,可惜根本联系不上她。

说着又怕时初心里对父亲有怨念,就又补充一句。

“小初,你也不要怪你爸,莫家在青城的势力太大了,你爸他也得罪不起。”

时初不语,只是想着要是一开始她跟妈妈一起住,也就没那么多事了。

可谭琳却不想这样。

一来她是不想让时初跟着自己过这种紧巴巴的苦日子。

二来她也想通过这样还跟时光伟还有联系。

“是妈妈太没用了,妈妈什么忙也帮不上,都怪我,都怪我!”谭琳自责道。

时初嫁过去,没有婚礼,没有喜宴,就这么直接被送到莫家去。

谭琳也是敢怒不敢言,在心里极其心疼她这个懂事的女儿。

“妈,这真的不怨你,我也……不怪爸爸,怪我自己运气不好吧!”时初咬着唇,内心难受。

她不想说是因为于丽,本来妈妈对这个人已经是很敏感了。

止住了眼泪,谭琳认真看时初的脸才惊觉不对,时初只得赶忙解释是拍蚊子时,下手重了。

又及时岔开了话题,才没让她再问下去。

晚上,时初本来要和妈妈一起洗澡,正好可以增进一下感情。

可在浴室里面照镜子看到自己身上尚未褪去的伤痕后,才连忙推脱要自己一个人洗。

这大大小小的伤痕都是被莫聿寒弄的,要是被妈妈看到还以为她被家暴了。

那个不美好的第一次夹杂着太多的痛苦和惊慌了。

时初用力地搓洗着身上的肌肤,搓到发红了,却还是没停下动作。

洗完澡后母女两依偎在一起,与谭琳聊了许多,时初原想跟她说,其实莫聿寒不老也不丑。

只是也不知怎么的,话到嘴边又是给咽下了,可能想着反正妈妈也没机会遇到吧……

聊到夜深各自睡下,时初半睡半醒间开始做起了梦。

梦里,莫聿寒那张高冷俊美的脸在眼前浮现,瞬间变成恶魔般,张开血盆大口!

啊——时初被硬生生吓醒,捂着慌乱的心平复呼吸。

梦与现实还是有些联系,对时初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心理暗示。

她强迫自己不要多想,起了床做了早餐后便匆匆回了时家。

她本来打算收拾完东西自己去学校的,结果没想到楼下已经停着一辆迈巴赫。

手机也多了一条信息:嫂子,车子已备好,随时可以出发。

这样似乎太高调了,时初拿着行李,打算偷偷溜出去,完后再叫他离开。

可没想到,就走到楼下客厅的时候,却碰上同样要去学校的时柔。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言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